当年中共那些空前绝后的面子援外工程

饿死事小,面子事大。对于要面子这件事情,我们中国人一向都是非常专业的。

公元605年,即位不久的隋炀帝动用了两百万民力,在十个月内建成了奢华无比的东都洛阳。为了营造万邦来朝的盛世景象,隋炀帝邀请了西域诸国、吐谷浑、突厥各部落首领来开“洛阳峰会”。

胡人千里迢迢的来,当然不能让人家看“隋朝梦”治下的寒碜。按照隋炀帝的要求,洛阳的定鼎门大街被开闢成露天大戏场,五万名乐工在这里通宵达旦表演各种节目,持续了半个月。东都的市场被整饬一新,连卖菜的店铺里都要铺上地毯。胡人免费吃喝取拿,不收分文,朝廷私下买单。为了亮瞎胡人们的钛合金狗眼,隋炀帝还命令用丝绸将路旁的树木缠起来,赤裸裸地炫富。

但是偏偏有一些胡人不能愉快做朋友,没有很好的理解隋朝的核心价值观,心直口快地问陪同的隋朝官员:“你们国家我看有很多草民连衣服都穿不上,为什幺不用这些丝绸给他们做衣服?”官员竟无言以对。

隋炀帝弒父杀兄,不合法的权力来源亟需一些合法的证明,所以想要显摆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能不能绷住面子就很难说。我们只知道他nozuonodie,死得很快。

比起隋炀帝綳面子,明朝的皇帝们才是有始有终,发扬光大。明王朝一向以恢复华夏的功业自居,自认上国,万物皆备于我,外交上明确奉行“厚往薄来”。朱元璋专门定调,“贡奉之物不必过厚,存其诚敬可也。”只要你承认自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自然有厚礼相送。

比如朝鲜使臣前来,用几根人蔘的代价,换回“白金二千两、文绮表里二百匹、纱罗绒锦五十匹、马二十匹”,这种人傻钱多、一本万利的买卖,当然必须要打破头去争取。朝鲜思密达们觉得要求三年一贡的周期太长了,积极要求一年一贡,琉球国甚至因为争取不到一年一贡的最惠国待遇大为烦恼。更离谱的是日本人,各个诸侯竞相派出朝贡使团来捞钱。1532年大内氏和细川氏派出的使臣在宁波相遇,为了争夺朝贡的排位,大打出手,来华朝贡俨然已经成为你死我活的大生意。

外国使团真金白银,满载而归,大明朝皇帝的面子倒是足了,苦了的管财政的户部。有一段时间被掏空了,发不出官员们的工资,只能把东南亚各国进贡来的苏木、胡椒等不值钱的特产抵扣工资,也不知道明朝的公僕们天天用苏木煮饭,吃胡椒度日是个什幺状态。

但这种朝贡外交和我朝的援外比起来又只能是小巫见大巫。1961年,面对“人相食”的惨况,撑不住的我朝从加拿大紧急进口了一批粮食。但恰好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阿尔巴尼亚前来求援,没点东西给,这“共运领袖”的梦想谁来应和?于是运送那一批救命粮食的货船在海上就掉头直奔了阿尔巴尼亚。

阿方代表希地对中方说:“在中国,我们看到了饥荒。可是,我们要什幺中国就给什幺……我感到很惭愧。”这有什幺惭愧呢,古巴的切格瓦拉同样在大饥荒的1960年访问中国大陆,慷慨的给了6000万美元的“贷款”,周恩来还特别提醒格瓦拉,这钱“可以经过谈判不还”。格瓦拉同志能够那幺潇洒的全世界打游击,每一枪都是中国人民垫背啊。

除了阿尔巴尼亚前后拿走100亿真金白银外,实际上当时慷慨馈赠的国家还有:柬埔寨、尼泊尔、缅甸、马里、乌干达等等,合计22国,又先后拿走40.28亿——这前后的140.28亿是个什幺概念呢?1960年稻穀全国统购平均价格每百斤才不到7块钱。也就是说,援外的金额可以买一亿多吨粮食!1960年《中共中央关于压低农村和城市口粮定量标準的指示》规定,农村口粮每人每年300斤以下,丰收地区每人每年400斤……一亿吨相当于6.67亿人一年的标準口粮!援外的钱别说救活那饿死的4千万人,就是全国人民啥都不干,也能吃上两年。

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,历史的老剧本又增加了很多新内容。为了不让万恶的美帝窥探情报,所有机关、学校等单位要延长正常的学习和工作时间,未经特殊批准,任何人不得在8点钟前下班或放学回家。于是,出现了美帝车队大白天经过北京时,大街上空无一人的奇景。

同时,为了展现物美价廉的社会主义,有关部门专门从全国调来了大量的鸡鸭鱼肉蛋菜,一律半价,堆满了商场往日空空的货架,群众们被要求穿上新衣服排队买菜。美帝去儿童医院参观,所有躺在床上儿童都换上新衣服,新玩具,连医生护士都换上新白大褂,让美帝见识一下生病是多幺愉快的一件事情。听说尼克松要参观长城后,为了避免大雪影响美帝观瞻的热情,北京出动了100多辆洒水车,80万群众连夜扫雪,从钓鱼台一直扫到烽火台。尼克松对大雪一夜之间就消失极为震惊,惭愧的对中方人员说,这事儿在美国他办不到……

但即便剧本写得如此之周详,还是有群众演员因为没有看过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导致出现了破绽。比如零下几度的天气,长城路边“下象棋”的“村民”过于紧张,以至于美帝大部队经过,竟然紧张得不敢抬头打招呼……在十三陵,居然有穿着新毛衣的孩子们拿着极为罕见的相机互相拍照,腰里还揣着收音机!这尼玛的道具简直跟冯小刚电影的广告植入一样,都有点不符合剧情需要了,尼克松夫人也觉得不可思议,尼克松说了一句:给我们看的……

周恩来得知后面子终于没绷住,跟尼克松说,“我们有些部门就是喜欢搞点形式主义”——虽然说扫雪是他布置的。这也从侧面说明,綳面子这种事情其实跟拍电影一样,是技术性极高的工作,对于表演的任何一个环节的要求丝毫不能放鬆。

当然,和后来的停工停产,限行断奶比起来,似乎当群众演员也不是太坏的事情。都是死跑龙套的,受点苦累,理所当然。

实际上说到底,古今中外,外交成效如何,无外乎实力和道义。有力有道,天下王之;有力无道,天下叛之。有道终有礼,无道终无力。所谓的面子,都是人给的。万邦来朝的迷梦,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皇帝新衣。那些綳出来的面子——不管你是把丝绸缠在树上还是蓝色抹在天上,终究不过是徒增笑柄,贻笑万年。

2014.11.14